再临
评分: +6+x

“你们部门到底是怎么搞的,已经有八个人被杀死了!”

“你们是吃干饭的吗,连自己的成员都保护不好,还做什么研究?”

“我看你们还是趁早解散吧!别非等到所有人都死于非命!”

Deborah面对着眼前情绪高涨的人们,静静地听着,听人们口无遮拦的谩骂和批判。坐着的海绵沙发很舒适,却不能给此时的她丝毫放松的感觉。出面的几位部门成员 — — 或者说仅剩的几位成员此时都低着头,脸色很难看,但Deborah却正视着人们。待到人群中的声音稍稍降低下来,她才张开嘴:

“你们说的都很对,非常对。”Deborah的环视着面前的人们,“但如你们所见,我们部门的人手已经不多了,我们需要额外的人员参与并帮助我们进行调查,不知道在座的诸位有没有哪位愿意加入呢?”

话音落下,人群瞬间静了下来,但也不乏有人充当“勇敢者”。

“……加入你们做什么,自寻死路么?”

“那既然现在死者与你无关,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批判我们?”Deborah转过头,她把愠怒藏在墨镜之下,直直地盯着那个人的双眼。

这番话立刻引起了人们的不满,“什么叫与我们无关,你能保证明天死的人不会是你们部门以外的人员吗?”“你们考虑过其他员工的安危吗?”

“够了。”Deborah并不顾忌人们止不住的谩骂,“对这一连串的事件,我并不想做出任何无必要的解释,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都无法了解真相,又用什么和你们做出解释?目前为止能告诉你们的唯一一点,就是我们已经停止了这项研究,很明显停止它并不会阻止有人离奇的死去,但你们这些人 — — ”Deborah顿了顿,“你们如果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大可以向组织申请调离19号基地,而我,作为部门组长,无论如何也会继续调查,直到真相水落石出,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在人们鸦雀无声的注视之中,Deborah径直离开了会场,其他的部门人员紧随其后。


“就这么多了。”Michael摁下了视频的暂停键,屏幕上定格的画面正是Deborah离开会场时的场景。

“是啊……距离她这场演讲过去已经三天了,三天之中,又有三个人相继被杀死了。”Alen坐在Michael的对面,翻看着手中的资料。“无论是这三个人,还是以往的几名死者,被杀死时似乎都没有任何反抗或挣扎的迹象,另外,在他们预测死亡时间前后六小时的视频监控都被抹去了。”

“相比之下,”Michael眯上眼睛,“我其实更好奇的是,他们部门还有几个人活着。”

“……你的关注点还是这么清奇,Michael,我真心希望你这个调查组组长可以带给我们所有人一个真相。”Alen摇了摇头,“算上他们的部长,现在活着的就只剩下两个人了,Deborah和Inteson。”

Michael从Alen的手中拿过那几份资料,他从其中找出这两个人的资料,以及这个部门所负责研究项目的报告。

“……所以说,他们在研究所谓的灵魂喽?真是个有趣的课题……”Michael扶了扶眼镜,仔细地瞧着这份资料。


“……关于之前事件的笔录可以到此为止了,感谢您对调查组的配合。但是Deborah部长,不知道您是否清楚,昨天晚上,你们的部门又有人……”

“……这次又是谁?”Deborah疲惫地眯上眼睛,靠在椅子的靠背上。传唤室强烈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椅子上的锁链虽然没有将她禁锢,但这样的环境仍然令人感到极其不适。

“是Lter,已经是第十一个人了。”面前的男人翻了翻手里的笔录。”不过,现在看起来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您似乎整晚都没睡好。就到这里吧,再次感谢您的配合。“

“嗯,我一定全力配合和无条件支持你们的工作。”Deborah缓缓起身,朝着传唤室门口走去。

Michael看着监视器屏幕上的Deborah走出传唤室外的长廊,然后接过那个男人手中的笔录。他快速地翻了翻,然后抬起头皱眉看着负责做笔录的人:“你能从这玩意里看出点什么东西吗?”

“组长,这玩意要是能找出什么线索就邪门了,这女人说的这些话全是我们已知的东西。”

“话是这么说,可她或许也是被锁定的目标之一,我们怎么说也要保证她的安全。另外,有她这个部长的支持,我们或许查起来还能方便点吧。”

与此同时,长廊内的Deborah环顾四周,在确认周围没有人后,快步走到一个转角处,找那个在此等候她已久的男人。“我知道你在这里。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随意在这里乱逛吗。”

“他们都问了你些什么?男人似乎没有听到她的问题,自顾自地问到。

”做了个笔录,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希望调查组能赶紧查清真相吧……“Deborah有些不安,”我们的部门只剩我们三个人了,上帝保佑,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再有人被杀死了。如果不是那个研究……"

“早点回去休息吧,你晚上还有工作要做呢。“男人打断了她,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为了保证剩余两名成员的安全,组织特别安排了一些士兵在他们休息的区域内巡视,一旦发现任何异常,整座设施都会被拉起警报,”Alen主管说到,“但是老实说,人手有限,这是我能为你们争取到最多的保护了。”

“那支特派小队……也就是27号干预小组,'笼嘴',这支精锐小组会立刻对异常情况进行处理。所以你大可放心,Deborah部长。”

Deborah看着Alen,眼神有些空洞,她给出的回应只是如同机械般点了点头。

夜幕降临,士兵成对在昏暗的走廊里巡逻,确保区域的安全。深夜的走廊中,只有士兵来来回回的脚步声,以及他们身上装备轻微的碰撞声。其中一名士兵冲着他的队友指了指自己的手表,另一名士兵立刻理解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 — 马上就要到换班的时间了,越到这个时间点,就越需要更加警惕。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第三个人的脚步声。同时两把步枪立刻被举起,对准了走廊黑暗的另一头。两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将食指搭在了扳机上,只需稍稍加力,子弹就会呼啸而出。但来者似乎没有丝毫畏惧,而是径直走了过去。

出乎意料的,在士兵看清从黑暗中走出的来者之后,竟然立刻放下了武器,没有对其有丝毫刁难,来者也光明正大地穿过了有士兵把守的走廊,因为她知道,这附近所有的监控设备现在都已经失效了。

“咚,咚,咚,”一连串沉重的敲门声把呆在室内的Inteson博士着实吓得不轻,他感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频率逐渐加快,但敲门声还在不断响起。

Inteson咽了口唾沫,颤抖地摸出口袋里的录音笔,并摁下了开关。他打开房间门的猫眼,颤颤巍巍地把眼睛贴了上去,看清门外的人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最后一道能保护他的防线。

“原来是你,部长。这么晚了你 — — ”

话音未落,一把利刃已经划过了他的脖颈。他的身体倒在地上,而她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的尸体,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昨天晚上又有人死去了,Wiesen。”Deborah不安地看着眼前坐在自己办公椅上的人,“我整晚都没睡好,怎么办,我们部门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哈哈哈……”眼前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那么你认为这是谁一手造成的呢,Deborah?”

“你这是什么话,Wiesen,当然是那项该死的研究了!”

“可是你看看自己右边的口袋,那把杀了无数人的凶器可是在你手里啊,Deborah!”

听到这话,Deborah愣了一下,她随即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在接触到某个坚硬而冰凉的东西后,她的脑袋如同闪电划过一般,瞬间一片空白。

她颤抖着把那东西从口袋里掏了出来,那正是一把还留有血迹的利刃。

“你瞧啊,Deborah,你看你的刀上还留着Inteson的血呢 — — 不如说,留着不少人的血吧?”

“不,不 — — ”Deborah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我杀死了我的成员?我……”

“你仔细想想,你今天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有出过,也没有和任何人交谈,若不是你杀死了Inteson,你又怎么会知道昨夜他已经死去了呢?”

男人蹲下来,看着面前止不住哭泣的Deborah:“你知道吗,Deborah,你有罪,你和你的成员,全都有罪,所以你们部门必须死。”

”你在说什么,Wiesen……这是我们的部门,这是我们一手建起来的部门啊!“

”你没发现么,你们部门现在只剩下你自己了。“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Deborah部长,你在吗?我是调查组的Michael,我有些情况需要找你了解,如果你在的话,请立刻把门打开!”

Deborah听到声音看向门口,然后立刻回头对Wiesen说道:“不,Wiesen,现在不行,决不能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你必须快点藏起来!”

“藏起来?”男人哈哈大笑了起来,“你的脑子是不是出了些什么问题,Deborah,我为什么要藏起来?”

男人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一颗子弹伴随着清脆的上膛声被顶入了枪膛中。然后他把枪口对准了她的额头,脸上还挂着一抹惨笑。

“我来这里,可是来让你赎罪的啊!”

Deborah绝望地跪在地上,看着面前惨笑的男人对准她扣下了扳机。


“……没人回应,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Michael摇了摇头,“准备硬突破吧。”听到命令,几名士兵立刻用霰弹枪对准了门的连接处。枪响过后,门被狠狠地踹倒在地上,士兵们鱼贯而入,迅速地进入了房间。Michael也跟了进来。令他们感到吃惊的是,房间里只有一个躺在地上的女人,以及一把被甩在旁边沾满血的刀。

Michael俯下身,把手放到她的鼻子前,然后他便发现女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抬起头,询问身边的一名士兵:“还有别的发现吗?”

士兵摇了摇头:“组长,我们搜索了一遍这个房间,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情况。”

“封锁现场吧,接下来我们要做进一步推论了。”Michael站起身,此时的他竟觉得有些失望。“对了,一会儿记得她桌子上和柜子里的文件全都作为证物安置好。把文件的内容拍成照片发到我的邮箱里。”


“所以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吗,”Alen主管把报告放在桌子上,“Deborah的精神出了问题,于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所有自己部门麾下的成员,并利用职权抹去监控数据 — — 听起来很是荒唐,Michael,不过这确实是到目前最有说服力的解释了。通过那把刀上面的血迹,我们分析出了部分受害者的DNA……看来她似乎执意想让这把刀沾满所有部门成员的血。”

“但是说起来,这还真是一件怪事。”Alen主管皱了皱眉,又递给Michael,“你瞧,尸检报告里并没有查清她的死因,她就这样停止了呼吸,身上却没有一丁点的伤痕,化验也没有检验出她曾服下任何致死性的药品。而且我们医疗处的数据库中她的病历也显示她以往并无足以瞬间致死的恶性疾病。”

Michael接过那份报告,只是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就把它放到了桌子上。他看着面前的Alen主管,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说实话,我对这个女人能够每晚都突破士兵的把守感到惊奇,就算是行动组的精英,我想也做不到。”

“不过,我还有一段视频想请你看看,Alen主管。”他拿出一卷录像带,然后插入了放映机中。一阵模糊后,伴随着画面渐渐清晰起来,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在一个房间里,有个坐在地上还哭泣着的女人对着面前空无一物的椅子说着什么。但是这段视频因为某种原因丢失了音频数据。

视频中的女人对着空气好一阵张牙舞爪,最后抽搐着倒在了地上,不一会儿,士兵们便破门而入,Michael紧随其后进入房间,蹲下来开始检查女人的身体。

“……这是你在她的办公室暗中安置的摄像头么?看起来她的精神确实出了什么问题。或许如果你们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个活口了。”

“是的,主管先生。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对组织成员的私人办公室进行监控确实算不上是有道德的行为。不过 — — ”Michael顿了下嗓子,“你对一个叫Wiesen的人有什么印象吗?”

“Wiesen……”Alen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抬起了头,他看着Michael:“我想起来了,Wiesen是这个部门的前任部长,而同时期Deborah还是作为他的助手,兼任副部长。”

“不过这个人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确认死亡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