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
评分: +3+x

“今年你想吃点什么呢?不用客气。”他深吸一口后把烟雾吐在他脸上。
沉默。
“……?”
沉默。
“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倒是说句话啊?我怎么知道?”
他发出了只能听见声音的笑,然后踩灭烟头的火焰——尽管后者在泥泞的土里挣扎。最后,把花束放在那里就走了。
“你又去看他了?”
“是。”
“还真是形影不离,死了都一样…”
他拔出随身带的刀子,贴在这个主管的侧颈动脉上,贴近他说:“如果你他妈不介意长嘴,我也不介意;我也不介意帮你长嘴。我认为,我去看他可比看你那去世的妈重要多了。”
主管青筋暴起,张口想说些什么,但他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压力倍增时,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离开了主管办公室,抽出一根烟点上,哈哈哈哈,这群傻逼就知道给我发奖章,难道就忘了其他人?…吐出烟雾,他觉得这一口量太多了,摇了摇有些迷糊的头,继续了一天的工作。
他和他是一个队的同伴。
他是队长。他是队员。我 他 妈 怎 么 分 得 清 他 是 谁 谁 是 他 他 是 他 他 是 他 他 是 我 我 是 谁
没有什么豪迈悲凉的故事,也没有什么感人肺腑的故事,总之,好朋友,死一个,活一个,吃一个
他问自己,他是怎么死的,这些早已经忘记。剩下的只有到墓前开怀大笑默默流泪,混沌分裂者从不管这些死亡,不管是任务内还是任务外。时间长了,他在他脑海里越来越模糊,就快要忘记他是怎么死的了,他不想忘记,他想留住他,他在努力记住他,也在努力让周围人记住他,他在为他的存在埋下伏笔找回记忆。
活着接受荣誉,死的授予忘却。
他终于在一次次思考中成功了,他活了过来想起了他。
一次任务,全队活着的只有队长,他以为自己会也会受到牵连,但恰恰相反,他被称为英雄,他完成了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背着十六条人命。本来他也会成为尸体中的一员的…那次,在一瞬间,黑暗中的十八人瞬间被腰斩,血和内脏像西餐酱汁和配菜般均匀撒在人体周围,寂静无声,十八个人的上半身折了下来。他们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结果他们该死的还是真的死了发现自己还有挣扎起来的力气,所有人坐起后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腹部,衣服上的整齐断口;但皮肤光滑无比。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真实”的幻觉。事情越发不对劲了。当他们得知在莫比乌斯环的无边黑暗中,无线电随着衣服一齐断掉了。疯狂和肮脏的想法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积累起来。火器堆在一旁,所有人静坐发呆,用黑色掩埋自己,用阴暗隐藏目光。
很多问题成就了更多问题。 不,别这样
没人知道在这个虚数里发生了什么,但出来的只有他自己一人。在三个月之后。健康,饱腹的。
这段记忆,他想忘掉。
但他想想起。
但他也想忘掉。
记起这些,就没有什么忘得掉的了。
……
再睁开眼睛,刺鼻的浓厚以至于在屋子里不挥发的酒精味和酸臭气息熏的他一阵干呕。他又一次在回忆中睡着了。
他看着封闭而黑暗的房间,打了一个激灵,光脚踩在地上的呕吐物滑去打开灯。手指摸到那冰冷的塑料开关时。另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但滑行的惯性让他按下了开关。冰冷感便戛然而止。但触感仍然存在,他的手腕被攥的发青。
……
又一次睁开了眼睛,看时间已经是早晨。他走进洗漱间整理面容。看着自己被香烟和酒摧残的脸和身体,他都已经快不认识自己了。他决定要忘掉这一切,继续为这儿卖命。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竟然要沦落到这种卖命的地步?我他妈的要他妈的卖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走廊里传来爽朗的笑声。让人觉得这声音他妈要寒到骨子里气氛欢快。嘴角上扬,他哭了。
他决定要找回他们,即使是所有人都忘了他们。
……
所以,他又一次站在了碑前。
放下手中的塑料袋,里面是两个快餐盒,一盒泡发并且发霉了的饺子,还有一盒热气腾腾。
“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今年就给你带了饺子,新年快乐,队长。”我他妈才是队长
擦了擦墓碑,男子笑笑,打开了两个盒盖。前者倒扣在地上,自己则端起后者。

墓碑上刻着
人对上帝说:我们想要光。
上帝给了人们火种。
人又对上帝说:我们想要永恒的光。
上帝给了人们黑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