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
评分: +7+x

继往圣,开万世。

夏仲康五年,斟鄩人樵于山林中,欲伐木以易财。遂入深林,竟不得归路。樵者觉仓皇,无加意路,乃误堕山谷间。幸为蔓缠,遂得以生。樵者立于崖石,欲解蔓足以山崖,竟偶得一穴。樵者甚惊,乃入而视之,得一异石匡,匡中五色炳烛,虚实纷纭。樵者大惊,几欲试之,然暴厥,不复知。再觉而复觉,不知日月几更,樵者目启,左右皆惊,问所从来,方知为村人所救。樵者甚异之,遂将此事于村中人。村人以为恙,遂不介意。然数十载光阴如斯矣,垂髫者皆生华发,独樵者貌少长,村人甚异之,方知其语真矣。于是闻人皆入山求之,然不得。归竟见樵亦去,村人皆悔之。后人以为异,乃记之。

这段文言文依然刻在他的脑海中。

他把那篇报告看了一遍又一遍,他把这段不知从何考证的古文默念了一遍又一遍。而现在,他将成为第一个考证者。

他缓缓坐到那台机器的椅子上,工作人员迅速走上前来,用机器上的安全带把他和椅子固定在一起。

“赵恒延博士,你准备好开始实验了吗?”一名工作人员询问道。

他咽了咽口水,看着面前那面五彩各异、虚实流动着的“门”。“我准备好了。”他给出了他的答复。

“实验开始,把设备启动吧。”

机器开始缓慢地运转起来,缓缓转动的皮带牵动着他的椅子,朝着那扇“门移动过去。在场的所有研究人员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随着他与“门”距离的缩短,他也开始感到愈加不安。

没有人知道那扇暂且能称为“门”的物质里面有什么,也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但他马上会成为第一个进去的人类。

“预计十秒钟之后到达目标,赵恒延博士,请随时准备汇报你所看到的一切。”

“还有五秒……”他屏住了呼吸,死死盯住面前的“门”。

“……三,二,一。”

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那台机器将他送入了“门”里。接触那些流动着的物质的一刹那,他仿佛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一股柔和的暖流从那些物质上传导了出来,逐渐充斥了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那一刻,他经历过的一切竟如同走马灯般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间熟悉的病房,那盏光亮的灯依旧在天花板上挂着,而自己躺在房间中央的那张床上,就如同曾经一般。他想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竟虚弱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 — 甚至练胳膊都抬不起来。

这时门口好像传来了一声轻轻的扭动门把手的声音,门开了,一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他的白大衣一尘不染。轻轻地关上门后,医生才发现他已经醒了过来。

“……医生,你可以告诉我,我还剩下多少时间吗?”他无力地躺在床上,喘着气向面前的人问道。

“赵先生,您的这次手术很成功,您能渡过这场难关已经是一个奇迹了。至于剩下的,我们一定会尽力保证您的身体健康,毕竟您是组织的高管啊……”

他勉强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医生离开房间。

诺大的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然后闭上了双眼。他深知自己的病情有多么严重,他知道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随时会要了他的命。


再次睁开眼,他已经坐在了一个男人的面前。

“吴谨1先生,我请求参与这个项目的实验。我想进入这扇门,我相信它会给我想要的答案!”他以第一人称的视角再次回味这一切,但他已经无法对他曾经说过的话做出任何更改,他无法控制这具回忆中的身体,他只能看着,用他的视角。

面前的男人似乎有些吃惊,“赵博士,你知道的,迄今为止,我们送入那扇门里的所有物品没有一例能够成功返回,这种情况下派遣人员进入的风险更是不可估量。”

“……不,吴谨先生。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只有这样,我才能把我的枪口顶在死神的胸膛上,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在这场博弈中活下来。我也希望去进行尝试,就算是为了古廷研究院的复兴……”此时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具身体急剧加快的心跳。

听到”复兴“二字,吴谨愣了一下。“你的要求,我会考虑一下。但……你为什么执意要追求'永生'?”

”博士,我对生命的渴望已经超越了我对死亡的恐惧。“

“对生命的渴望……哈哈哈……”眼前的吴谨博士竟然苦笑了起来,在吴谨抬起头的同时,眼中仿佛流露出了一丝沧桑的悲伤。“赵博士,当你真正得到了所谓的'永生',你就会明白,它是有多么荒唐。”

“我答应你,赵博士,”吴谨看着他的眼睛,那血红色的瞳孔令他感到不安。“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你应该明白,生命的意义绝不在于'永生',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一阵眩晕后,他的灵魂仿佛已经飘在了空中,他看到了他自己 — — 坐在实验设备上的自己。那正是几分钟前他所经历的。

“赵博士,我们会通过这台机器将您送入项目中,您如果遇到突发情况,可以按下右手边的紧急制动按钮,它会令机器迅速停在原地,然后皮带会把你拉回来。”

“吴谨先生,你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同意让赵博士去进入那扇门?一旦失败,组织上追究下来……”

“Jones,有时候险棋是不得不下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光复……光复古廷研究院,才能重新奠定我们在组织中的地位。你会明白的……”

“赵恒延博士,你准备好开始实验了吗?”


那些画面转瞬即逝,但他在那一瞬间中却没错过一丝细节。他回过头,看着在场的研究人员们。奇怪的是,在他的眼里,周围的时间仿佛流动地越来越慢,甚至“凝固”在了一切。到最后,他眼前的一切好像变成了一张照片。按钮就在他的手边,但他并不想去按下它。

“赵博士,请报告你看到的情况。”

他又看向前方,这时他发现自己如同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样,这里到处都是黑暗,但又好像到处都闪耀着光芒。

但在“门”外的研究人员看来,他在接触到门的那一刹那,就迅速被撕裂、被吞噬,被裂解为最基本的粒子。在最后一刻,他甚至对研究人员展示出了一个笑容。

“……实验失败。”这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他仿佛明白了吴谨曾说过的那句话,生命的意义绝不在于'永生'。

因为此刻,他已经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永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4.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