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种羊
评分: +5+x
项目: 垄种羊
类型: 生物
是否具有生命:
是否具有知觉
有无潜在/当前危险: 暂无危险
所在位置: 由于该异常生物特殊性质,目前位于混沌古廷研究院中,处于半监管状态

使用程序

在将该生物(包括其子个体)投入实际应用前,应与古廷干预小组——植语人交接任务目标等相关信息,以降低出现异常失控状况出现的风险。而在使用时,应将异常个体上所长出的茎尖移植与营养液中携带,并在接近任务目标时将该茎尖作为接穗1嫁接入任一鲜活的、可作为砧木的植物上。随后通过干预小组——植语人对该新生个体下达指令即可。

注:在使用该个体时,应考虑任务指令不同的着重点选择不同的砧木。


报告

在古廷研究院成员Dr.EK对西藏██寺壁雕内容进行拓印后所得文字的解读,得到了该项目个体的部分相关信息。该项目个体原位于“拂菻国2”及其所属地中海沿岸。西亚一带。后随古中国前往西域的商队进入古中国境内,后曾在古中国境内多地出现,该异常相关记载最早出现在《旧唐书.西戎传.拂菻》:"有羊羔生于土中,其国人候其欲萌,乃筑墙以院之,防外兽所食也。然其脐与地连,割之则死,唯人着甲走马及击鼓以骇之,其羔惊鸣而脐绝,便逐水草。"而在元代《西使记》中亦有相关记载:“壠种羊出 西海 ,以羊脐种土中,溉以水,闻雷而生,脐系地中,及长,惊以木,脐断便行,囓草,至秋可食,脐内復有种。”目前,该项目所有个体已被混沌古廷研究院收容监管,并成立干预小组——植语人,协助组织于任务中对该异常进行部署。

异常生物“垄种羊”为一种介于动物于植物之间的、同时具备两种生物种类的特征的生物。而目前已知该生物生长有以下几个不同的阶段:茎期、生长期、成熟期。该生物是否会出现下一阶段暂且无法得知,应长期观察异常活体的变化,但直至今日无一个体出现以上三种之外的状态,故将第三时期——项目个体可自由移动的状态命名为成熟期。

当项目个体处于茎期时,可将其由原个体取下,放入特定的营养液暂时存放,便于任务携带,在任务进行期间,将其移植于便于任务完成的砧木上;项目个体将会在30min内完成由茎期到生长期的过渡,并会在5-25min内生长至成熟期,但该阶段的个体体型较小,后期成长时间较为缓慢,故此建议在任务紧急时选择生长较快、体型较大的植株作为砧木。

垄种羊.jpg

尚处于生长期的项目个体。

经过人员选拔后组成的干预小组——植语人成员均可通过未知方式与项目个体建立联系,以命令、指导个体完成任务。为防止项目出现在普通群众眼中或过量繁殖,任何项目个体在执行任务后必须被带回古廷研究院再度被监管,若出现个体失联等状况,请立刻处决个体,对与之相对应的干预小组成员进行心理评估,并暂时单独隔离此成员,以做观察。

出现任何不在古廷研究院登记内的项目个体应当立即抓捕拘禁,搜查是否有其余未被登记个体出现,并通过组织表现在社会中的力量在个体出现地建立暂时保护区,探索个体出现的原因;必要时可以人为改变当地的植物群落,防止过多异常个体出现。

目前已知存在时间最长的个体被称为███,在古廷研究院负责人——Dr.Ek与之交流后,Dr.Ek得知[数据删除],而其谈话内容亦被删除。该个体体长约为4.3m,肩高2.1m,质量约为2.1t,该个体处于此体型已有至少五年未曾改变,但据Dr.Ek推测该个体仍具有成长的可能性,但其体型尚未变化应是其主动暂时性放弃生长。而在个体表面近70%的表面积由呈现黑褐色的植物韧皮部、皮层、周皮以及木栓层等死组织覆盖,该表层具有一定的防火性及隔温性能,其裸露在外的部分呈现土黄色并生有嫩芽及幼嫩的枝条。在个体头部生长有相较于其它枝条更为茂盛的四条硬化枝干,而该枝干在其头部上形成了一株类似于果树的植株,据观察枝干上痕迹,推测曾生长出不止一颗果实,但关于其果实的外观等信息一概无法得知。至于其头部生长出的此四条枝干是否具有其余的异常性质,暂且无法得知。

项目个体表现出较高的智能,其具备与人类交流的能力,并有极强的学习能力,但却抵制接触现代科学造物,一旦与之接触,项目个体会表现出不安、愤怒、无奈等情绪波动,甚至会尝试破坏靠近它的物品。

由于任何与该个体交流的相关记载均被人为删除,但我们还是得到了一些无法被确认是否属实的信息:

该项目似乎曾多次向干预小组成员、研究员甚至是不隶属于组织的普通人员透露出项目个体曾因工业革命而大量死亡,尽管项目个体具由快速生长等异常性质,但却因为人类科技水平的大幅度飞跃所带来的城市用地扩张,工业污染,噪音污染造成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丧失,大面积森林被砍伐,水土流失等现象而个体数量快速降低,直至混沌分裂者组织通过古廷研究院发现的相关文献将剩余存活个体进行集中管理,模拟生态环境并人工繁育个体,该现象才得以改善。以下内容为项目个体的部分叙述:

有山曰蟠冢之山,又西百十里,见臯涂之山,有水出焉,其北千八百里有国曰拂檩,其人生修而面严,非寝。国之西有一湖,多生奇花,羊羔死而没诸于,闻雷,而生垄种羊。其脐与地连,割绝则死,死则生草木,草木生则见垄种羊。后鄂尔多斯使贡,入中国,久之,中国亦有也。

后西域动乱,野无寸草,不见其羊。西海国曾有,干旱而死。独唯中国之有耳,后杳杳不知所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